钴价重启上涨:等待小金属牛市

  钴价重启上涨:等待小金属牛市

  李紫宸杨思敏姚沁文

  钴价终于开始上涨了。7月以来,小金属钴价格持续上涨。在过去一周之内,钴价涨幅达7%,反弹至29万元/吨附近。

  在业内分析人士看来,这是继2016年至2018年一季度爆发式增长以来的又一次抬头,当时钴价从底部20万元/吨附近上涨至70万元/吨附近,但是其后开启漫长的下滑通道,周期长达16个月,在2019年7月,钴价格下行至成本线以下,重回底部。

  对充满特殊因素的2020年来说,本次行情重启是否意味着,钴金属要开启一轮同样强劲的牛市?

  超三破四?

  这次钴价格的上涨已经超出大部分人的预期,目前期货价格突破30万元/吨。现货电解钴价格在29万元/吨附近。“钴价”的上涨也带动了“股价”的上涨,近期钴业股普遍上涨,其中寒锐钴业华友钴业洛阳钼业周内分别涨超17%、7%和8%。

  积微物联行业分析师潘超认为,从资本的角度来看,供应端缩紧,供应链脆弱,钴需求增量巨大,战略储备意义巨大这些因素会再次刺激钴价格新一轮的上涨。

  潘超告诉经济观察报,“我认为接下来钴价格上面的空间在35-45万元/吨附近。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钴价格可能会涨得很慢,给市场造成一个涨到头的假象,但是只要钴价格不跌,市场各环节持续加库存的现象就会一直存在,而且大家也容易忽略前驱体和正极产能的扩张速度。”

  潘超预计,若按照目前市场正常发展,2021年钴价格会达到40万元/吨,并在40万元/吨之上构筑一个圆弧顶,等到矿端产量再次释放(投产速度加快、手抓矿复产)之后价格开始再次回落到35万元/吨附近。

  供需

  关于本轮钴价上涨的原因,安泰科分析师刘磊认为,主要是受原料供应紧张的驱动。

  非洲新冠疫情蔓延加剧了钴供应风险。目前全球70%以上的钴原料来自于刚果(金)地区,截至2020年7月30日,刚果金新冠疫情确诊人数达9084人。

  运输方面,绝大多数的钴原料通过南非德班港运出,但目前南非新冠确诊人数超50万人,南非德班港也在3月26日至4月底封港。港口运输不通畅,导致运输到中国的钴原料大幅度减少,从而五六月份进口原料一直处于比较低的水平。据海关数据测算,5-6月份我国钴原料进口同比下滑超70%。

  潘超告诉经济观察报,由于下游恢复较快,叠加国内低库存,导致钴供应一下子变得紧缺起来,提前预知钴价格上涨的企业已经提前备好两三个月的库存,但是大部分企业仍对钴市场看空,维持一个月左右的低库存,市场突然发现现货紧缺,钴盐冶炼厂开始惜售,导致这波价格迅速反弹。

  此外,国内市场各环节库存低也是钴价上涨的重要原因。潘超称,在4月底的时候就有钴盐加工企业发现采购变得困难,采购困难一个是因为钴价格过低大家不想出货,另一个就是各环节库存不多。

  从需求端来看,刘磊认为目前需求只是处在缓慢恢复的状态,未有明显增加的情况出现。因此整体来看,供给收紧,需求缓慢增加,推高了当前钴的价格。“实际上供需处于博弈的阶段,这就要看谁赢过谁。如果说原料端真的能成为主导的话,价格可能还会往上涨。”刘磊说。

  谈及此轮钴价上涨对行业相关公司及市场的影响。潘超认为,这对拥有钴资源的企业利好,价格上涨利润空间变大,但是对国内冶炼厂影响不大,回顾历史,价格上涨利润都被矿端吃掉,价格上涨的时候中间品的系数也跟着涨,留给冶炼厂的加工利润变化不大。另外,下游正极材料成本会增加,三元材料价格会上涨,会加快高镍低钴的趋势,对替代品磷酸铁锂(无钴电池)市场利好。

  钴的未来

  疫情打破了钴价格的正常轨迹。业内人士认为,如果没有疫情,钴价格会更加健康,会在今年恢复到30万元/吨以上,明年恢复到35万元/吨。

  疫情第一阶段造成需求端大幅下降,导致一季度价格暴跌,加上疫情影响企业资金紧张,没有多余的资金来储备库存。等需求端恢复,疫情又在非洲爆发,造成供给端风险增大,形成供需不平衡的一段真空期。

  目前国内钴的需求量已经恢复到疫情前水平。刘磊告诉经济观察报,3C产品的需求是主导,新能源汽车是一个新的增量,两者都很重要。

  在3C领域,5G换机潮或许会增加国内对钴的需求,以智能手机为主的3C电池过去一直是钴原料的最大下游市场,但刘磊认为5G能给钴带来需求量的增加实际上是个伪命题,“手机用得好好的不太会换新的手机,除非有换机需求,是以一换一的置换,跟平时的手机更新没有太大的区别,可以说,这种新增的需求达不到量变到质变的增长。”

  而发展势头迅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,是未来影响钴金属市场的最核心变量,新能源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会提高对钴的需求。潘超认为未来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增长十分可观。

  但是市场上“无钴化”的声音被闹得沸沸扬扬。“每次都是在钴价上涨比较快的时候出现无钴化的声音,大家都比较习惯了。实际上能真正形成冲击的是磷酸铁锂电池,而不是这种所谓的无钴化电池。”刘磊告诉经济观察报。

  潘超认为,目前市场上主流的动力锂电池是磷酸铁锂与镍钴锰酸锂三元材料,磷酸铁锂本身就无钴,再给冠上“无钴”的噱头本无必要。钴是一种性能优异的金属,在锂电池中起到稳定电池化学反应的左右,三元材料为了节省成本和增加能量密度,低钴用镍是一个趋势,但是就目前技术而言,高镍低钴的三元锂电池更容易发生起火。

  “下游终端企业一边喊着‘无钴’一边控制钴资源的供应,舆论上的博弈使资本对待钴也变得谨小慎微,造成目前钴价被显著低估。”潘超表示。

  不过因为疫情,钴也有肯能被重新被推入资本的视野。潘超认为,为应对疫情,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推动有色金属价格一路上涨,对比白银、铜、铝等金属,钴价格目前涨幅最小,钴价格被低估,这会在接下来吸引资本的眼光,热钱涌入很可能会造成钴价接下来的走势变得不理智。

扫二维码 3分钟在线开户 佣金低福利多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刘玄逸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obbangstyle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